微小说《秘密黑盒》NJ 于阿肉-续笔记自媒体

很久以前,你曾问我为何屏蔽你的一切,几年之后的今天我给出了答案 - 秘密黑盒。感谢你决绝地离去,对我而言那是另外一种放生!我会过得很好,且不会再想你。   - 续笔记

启程 (1)

二零一一年 初夏

寇海走出大学校门的那一刻,顿时觉得自己即将过上向往已久的自由生活。再也不必每天提着书包在自习室里卖弄忧郁的眼神,也不必装腔作势的咳嗽在同学们面前标榜自己是个“读书人”。

六月中旬的某一天,寇海记得校园昏暗的天空上演了一出“雪花”纷飞的情节。情节是一个身高一米七三的小年轻撕碎背包里的所有课本将纸张洒向半空化作“落叶”飘飞的一幕。

“三年了,真是够够的!”

果然,情节感人至深。率真的小青年咆哮于天地之间,得无一丝回音。

出了大学校门的瞬间,寇海拽着兜里的百元“大钞”冲上了校外的“豪华”大巴,当时的他一脸阔绰没管司机找零。行李被重重的摔在了车厢的座位上,扬起一片雾茫茫的尘土。靠窗就座的他望着窗外飞走的流年往事长吁短叹,却又不知究竟为何。于是,他放慢了呼吸,他安抚自己:

“毕业了,这个不属于我的城市我早就该离开它!”

四个小时的车程,天生骄傲、放荡不羁的男孩和一袋发霉的行李就这样横冲直撞来到了女孩所在的大都市兑现承诺与誓言 。

 

启程(2)

车站里,女孩焦急的等待着,她的郎君还未出现,又再一次踮起脚尖将视线投向了班车的停靠点。那束目光仿佛在人群里流浪,眼前则是一片漆黑无比的荒野。六个小时的坚守,在经历第一千零一次的扫视之后,警觉的她终于发现了寇海的身影,兴奋地挥舞着手臂:“寇海...寇海...这里!我在这里!”

寇海拖着行李迎身向前,一口气冲到了女孩面前:“嘿嘿,等我好久了吧?傻瓜...瞧瞧你满头大汗的。”面前这位汗淋淋的姑娘着实让寇海的心,疼了一阵。他小心翼翼的掏出纸巾在女孩脸上轻轻擦拭着,那幸福的汗珠倒影着女孩的唇,晕开烈焰般的红。

人群里、车站旁、公园边。他们对视了五分钟,他们拥抱了一刻钟…他们开始激烈的拥吻,渐而头发松散、衣物凌乱。情欲逐渐被放大,骤时间呼吸声重了,急促了。

“不...这里不行啦!”女孩打断了这一刻,羞红了脸倾斜的靠向寇海的肩,咬着耳朵和他说着悄悄话。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在草地上,遨游在爱的海洋,缠绵在太阳沉睡之际。

午后的阳光,慵懒的照耀着他们回家的路。男孩和女孩,大手牵小手,二人的同居生活一拍即合正式开始了。

 

启程(3)

她叫叶明珠,仅仅是一家小企业的普通职员。她有一张和寇海极为相似的脸。叶明珠和寇海之间最大的不同莫过于两人脸部的胎痣位置是高度对称的。换句话说:男孩脸上有的女孩也有,不同的是一个长在左边另一个则长在右边。跟寇海撞脸,他俩是标准无疑的“夫妻相”。这绝非因缘巧合所能解释,大概是天意所致。

时间回滚到二零一零年

叶明珠在杭州工作第一年,寇海二十岁,念大二。那日阳光分外和煦、春风佛面,花蕾在花丛中叫嚣着绽放,同样蠢蠢欲动的还有男女之间那不甘寂寞的内心世界。

早春二月,3℃,虽说气温有所回升,但奔波在外的人仍觉得寒风刺骨,杭州车站的候车室内布满了浓郁的节日气息,来往旅客有秩序的进出、轻稳的就座,站务员接待来往旅客如同宾客一般无微不至,而此时就座于寇海身旁的女孩一直咳嗽不停。
戴着口罩的女孩求助于邻座玩手机的寇海:“喂,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吗?我感冒了,方便给我几张纸吗?”

寇海二话不说从包里翻出了一包纸巾:“给...这一包都给你吧”

女孩哆嗦的接过纸巾,如获至宝般激动不已:“哇...太谢谢你了!”

寇海关心了一句:“你这是要上哪去呀?还带着病的!”

女孩:“我回家看看,你呢?也是回家吗?”

寇海不紧不慢的解释说:“没呢,我还没毕业,今天来杭州是探亲的,刚衢州老家过来呢,暂时在这休息一会儿咯。”

寇海偷偷地瞄了姑娘一眼,又忍不住多关心了一句:“很冷吧?我的手套给你用吧。”

姑娘接过手套戴上“咦...我也是衢州的呢,你衢州哪的?哈哈哈,不会这么巧是我邻居吧?”

女孩饶有兴致的展开话题,之后二人的交谈便一发不可收拾,交换手机号、交流兴趣爱好、各种社交软件互粉...一切的一切根本停不下来。

女孩:“哈哈哈,好巧好巧!叶 - 明 - 珠”

寇海:“缘分啊,哈哈哈!我,寇 -  海 ”

她有一双明亮如珠的大眼睛,浓密的双眉浮于明眸之上,温婉动人。更令同性羡慕嫉妒恨的是她那对立体感十足的双眼皮正是所有女孩都梦寐以求的,线条流利而鲜明点缀着大眼睛,如星光辉映着月光。

寇海终于在零点零一分收到了叶明珠的回复:“我们可以试着交往看看的,我等你!^_^”

“耶,她答应我了,她终于答应我了!”读完消息的他欢呼雀跃,开心的不能自己,疯狂了一整夜。

未来怎样,谁能预料,未来本就不可名状。爱的义无反顾,只因一句“等你”。

 

反转(1)

这一等就是一年,叶明珠捱到了他毕业的那刻。寇海也如愿以偿与她生活在一起,眼前一切他们终于盼到了。二人性格相似、相处融洽,所以他们很快适应了同居生活。

二零一二年,秋。黄昏时分,叶明珠倚靠在江边的围栏目视着远处的霞光,天边未褪尽的夕阳余晖映照在江面上,淡红色的柔光打在了叶明珠脸上,漂亮好看。寇海则在一旁安静的欣赏眼前的一幕,唯美如画。

“你会永远陪着我吗?”

“我爱你,请别问这么傻的问题。”

眼泪流淌着故事,被伤害?被幸福?还是被感动?爱人的眼睛从不会说谎,定会留下不灭的痕迹。推开记忆的大门,翻看他们生活的片段:寇海不定时为她做饭、洗衣服、去女孩所在的公司送爱心便当,他担心着叶明珠在每个上班的雨天,担忧着叶明珠经过的每个十字路口,因为寇海一直认为她是个糊涂蛋、粗心且又没记性。其实,叶明珠身上并非像寇海所说的尽是缺点,叶明珠会在冬天来临之前亲手为她赶织一条围巾和一件毛衣,她一心紧张着寇海的冷暖,常常因此熬到深夜。

那些年,寇海调侃叶明珠最多的一句是“怎么连鼠标双击都不会呀?” 而叶明珠给得最多的回复却是一句“哈哈,还好..还好吧!”尽管她回答得多么词不达意。

那些年,叶明珠一直静静地等待她心爱的男孩成长,化茧成蝶变作一个有理想、有事业的男人。

二零一三年 三月的一天夜晚,寇海疲惫的回到家中发现叶明珠不知所踪,空空的房子只剩他一人。他慌乱的掏出手机看到一则新消息:“寇海,我们真的有未来吗?你又能给我什么?”

寇海欲言又止,取消回复。“我就一屌丝,能给的是一片真心还有真诚。要多少都行...难不成我们一起有过的快乐时光都是假的吗?”二零一三年,当时他还不具备大男人该有的不卑不亢、宠辱不惊。他的不成熟以致于他对未来没有认真规划。那天之后,翌日。叶明珠收拾了行李离开了她深爱过的男孩。

那些年,那座多情的车站,尽管候车室内依旧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但墙面已剥落成“花脸”模样。

 

反转(2)

Timeless,世界上并没有“永恒”,“永恒”的是留在心中的某个不可磨灭的“瞬间”,是一种“信仰”。那个“瞬间”可以是性感缭绕、矢志不渝、感人至深、爱恨交织、悲伤彻骨。生活往往就是这般,每天不断出现在我们身边的小礼物,都极有可能成为改变故事发展方向的转捩点。

寇海打消了重新追回叶明珠的念头,最终选择拖曳着满是伤痕的肉体沉浸于夜店的狂欢派对。

黑夜是一块色彩斑斓的遮羞布,活在纱布之下的人们刻意伪装坚强。也恰恰正是黑夜给了我们生活的勇气。

杯影里窥见:都市里的繁花似锦,灯红酒绿中的花花世界。流连于夜生活的男男女女死守一时短暂的欢笑,不夜城没有现实中纷纷扰扰,有的是舞曲、香槟、霓虹灯和买笑卖笑的男女。尽管他们知道夸张的笑会裂开伤口,却不避讳笑容背后的苦涩现于人前。带伤的面具酒会,酒客们懦弱的有声有色。酒至微醺,面具下的人再无半点遮掩。

改变他人的想法通常要比自我觉悟来的更加艰难。挽留的话,纵使如何妙语连珠说得口干舌燥也无济于事。寇海始终相信属于他的一切并未真的划上一道休止符。他痛痛快快的饮尽最后一瓶酒,片刻便倒在了一位女同事的怀里,醉的不省人事。

女同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身体:“寇海...醒醒啊,寇海!”

 

反转(3)

两年后

某一天,寇海惊奇的发现,邮箱似乎多了几条新邮件。

叶明珠:“你过得好吗?我想见见你!”

寇海回复了邮件:“我最想听的是你要回来的消息,因为...我还爱着你。”

叶明珠甚至觉得有些出乎意料,于是追问他:“你不恨我吗?那你为什么,屏蔽我?LOFTER、微博以及微信...”

寇海没再多做解释,只是简简单单的回了一句:“因为爱你”。

“因为爱你,我将你的一切安放在一个私密的黑盒之中,然后偷偷的窥视你的一举一动。因为爱你,不论你交替过几轮的心情,也不管你更换过几次的陌生昵称,我都能快速的在黑盒之中找到你,然后我对你的凝视,无人打搅。因为爱你,我只是静静地望着,毫无忌惮的望着你。” 然而这些话将永远沉睡在寇海的内心深处。

很久很久以前,自女孩离开那天起,寇海将她的社交ID永远的留在了黑名单。

很久很久以前,男孩嘲笑女孩:“你怎么连双击都不会啊?”

“并不是啊,人家其实知道怎么双击,但我就是喜欢听你那样说我...”

 

电台节目:

微小说《秘密黑盒》NJ 于阿肉-续笔记自媒体
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