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页的篇章,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不同于“白雨跳珠乱入船”那样滂薄,不同于“沾衣欲湿杏花雨”那般柔润。没有长亭骤雨初歇那么有情调,没有清明节雨纷纷地催人断魂。落下来,打不到芭蕉,颠簸不了浮萍,湿不了江南的油纸伞,弥漫不了湖上的乌篷船。但就在这氤氲江南的细雨中,我们踏上了旅途,前往西塘的旅途,寻找我的前世,期盼我的来生。

本以为西塘该是和安昌一般安静与祥和,在温柔岁月、惊艳时光的同时等着我们的前往。可是,我错了。西塘,固然有美景;西塘,却也有有喧嚣。太多的情绪融合掺杂在一起,以致于我此刻仍是迷惘与困惑。我该是怎样去形容它? 我抱怨,去的时间不对 ,在那里寻找不到我的前世,亦找寻不了我今生的安宁。我本是寻找那一份失落于前世的静谧,我本是为那今生久久不能平静的心前往,可我却失望而归。或许,错过了时间,我们只能凭着记忆前行。有时候,我们等的不是一个人一个地方,而是一种感觉,一段故事。

西塘,前世今生(唯美散文)-续笔记自媒体

 

西塘有嘈杂,却也有着一份它独特的静谧与安详。那种美不显现于它的外表,这种惊心动魄的美只蕴藏在无边无际的喧嚣之中。尘世中的喧嚣,喧嚣中的安静。看到那夹杂在两家首饰店中间的小矮房了吧?透过微弱的光线,你可曾看到了那位老人正在淘米?他耐心地执起手中的米,选了一遍又一遍,在他眼中,外面的繁华如何?嘈杂又何如?当一切繁华散尽,谁还记得当初前世许下的诺言?

走在这条或许前世已走了千百遍的路上,抬眸见到有位学画之人把已完成的油画放在一辆半旧的自行车前。画中的景象正是河对岸的风景。穿过岁月的痕迹,寻访我不曾了解的流逝。斑驳的古镇、沧桑的流年,前世的我定也在这画前驻足观赏,鄙夷今生河水的污浊、人心的多彩。此刻,这幅画仍是停留在自行车前,妄想与它固守着眼睑下的风景。伤城下的风景曾为谁停留,为谁珍藏?为谁寻找前世的记忆?

我爱那夜里阑珊处的竹子。‘‘冉冉孤竹生,结跟泰山阿。”透过那一缕灯光,你是否看到前世的我缓缓走来,企图在这个千年古镇寻找那一份未丢失的纯真?凤求凰,蝶恋谷,在未望尽的红尘之中,回眸那瞬,谁看到了谁眼中等待的悲哀?前世,如你是那翠绿的竹子,我必是那与你遥遥相对的古桥。我的一生,只静静为你守候。我找到了这个我们相约的地点,我找到了这个令我心动的地方,只是前世的你呢?

西塘,前世今生(唯美散文)-续笔记自媒体

我的前世定遗忘在这细雨中的西塘。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停游走在这千年的古镇,只是游走,或与我一样寻寻觅觅。如画的长廊、细雨氤氲中的古建筑群、柔美的河水、灯光浆影下的河灯,这一切无不用着我熟悉的吴侬软语唱着那古老的歌谣。我们辗转在这里,为谁歌唱?为谁停留?为谁辗转于天涯?我静静行走,慢慢找寻。我知晓我的前世必也来到过这个地方,定如今日的我这般寻找失去已久的静谧。呵,我的前世啊,也这么彷徨、留恋于此吗?

我仍是介怀来时路上我的心情。本想着西塘该是与自己爱的人一起来的,可是,寂寞的岁月孤独的时光,一转眼便是百年身,我该如何寻找当初的那份心境?不是找不到,而是等不到。我缓缓吟唱那曲哀伤的歌谣:“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之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错误的时间遇到了一个错误的人,我却,思之,若狂。

西塘,总觉得与爱情有关。好友说,听到西塘,就想到邂逅,想到艳遇。大概,我本身的认知是这样来的吧?大概更因为我对江南水乡的狂热,才会觉得这种美丽的地方应该与爱的人一起来吧?西塘的晚上和白天不同。夜晚有着灯红酒绿的狂野,而一到白日,却是如洗去铅华般的纯净,仿佛夜晚的吵闹是那亘古的梦一场。

西塘,前世今生(唯美散文)-续笔记自媒体

 

我走在这暗夜之中,走在曾让我忧思又狂热的石板上,望着路两边的酒吧纸醉金迷。但我知道,西塘的夜才刚开始。我走过了烟雨长廊,走过了酒吧一条街,我知道,我走在今生未能走尽的路上。这是我的今生,糜烂又奢华。灯红酒绿的生活本就不适合我,我也不屑这暗夜之中的繁华或是孤独。或许内心也想去放纵,去尽力宣泄多日来的愤懑与不满,可最终,还是走向那轻音乐的酒吧,走向了妥协,走向了社会的对立面。安静的环境、缠绵的音乐。我还是点了最熟悉的卡布基诺,或是因为它墙上的廊桥梦早就了我辗转于此的等候。对于酒精,我怕醉酒之后,最断人肠。既断,只能别离。

夜微凉、灯微暗、暧昧散尽、笙歌婉转。昏暗的街灯下,我拉紧了身上的衣服。夜,开始凉了;风,开始大了。我的寻觅走向了最终的归宿,一场没有结局的结局,一页没有音调的曲谱。我如何行走在繁华的边缘,却能做到不回头看你?

行走于印象中的西塘,行走在这生活着的千年古镇。回头凝望,我的前世仍在,而我仍在行走。过了今夜,一切再见。只是,今生,就在今生的有生之年,我定会回来。我会回来,带着他回来。回到这个当初让我心动的地方,寻找我的前世与今生。

 

文/有我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