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此刻我正在路上,回学校的路上。叔,路上的油菜花开了,春天来了。此刻的我正在行进的列车中欣赏沿途的风景。叔,我看到了油菜花好漂亮,好舒服,一如春风吹拂于心头。叔,我看到了那个穿梭于花丛的老人。相似的神情、相似的动作我仿佛看过了几千遍,铭记了几千遍。你说,要是爷爷也在世,是否,也如今日的他这般让人移不开眼神。我在车窗上一笔一划地写下“爷爷”这两个字,爷爷流泪了。叔,你说,要是此刻在花丛之中对我笑的是我爷爷,那该有多好。叔,才一星期的时间,油菜花就长高了那么多。大片大片的花啊,争先恐后地占满了山坡,只是我思念的人啊,永远不会再回来。就如那年夏天的夜晚,聒噪的蝉鸣、闷热的天气、他的离别。

叔,我在路上(唯美散文)-续笔记自媒体

叔,此刻我正在路上,回学校的路上。叔,路上的樱花开了,三三两两甚是寂寞。粉色的花瓣开满了枝桠,在春风的吹拂下下起了花雨。若是樱花坠落的速度是每秒0、5厘米,那么两颗心的距离呢,要多久才能相遇?叔,这些樱花好孤独与突兀,它们就长在镜湖旁的山脚下,它们就扎根在那些柳树旁,小草上。它们仿佛与这里格格不入,但是它们美得不可方物。叔,是否,守得住寂寞才等得到繁华?

叔,此刻我正行走于寂寞繁华的边缘;叔,我此刻行走在爱与生死殊途的边境;叔,我此刻正行走于到达学校的坎途。

叔,我在路上(唯美散文)-续笔记自媒体

叔,此刻我正在路上,回学校的路上。叔,路边只有一片枯死了的芦苇荡。他们是等待判刑的犯人,我看不到春天的痕迹在他们脸上。叔,你说,他们有自己的春天吗?是否走过了青春,就是那一望无际的黑暗?若是这样,能让我温柔了这时光与岁月吗?叔,你说,它们荡走了春天,荡过了夕阳,那我呢?

叔,此刻我正在路上,回学校的路上。叔,路边有一大片的桃花树,远远望去犹如置身花海。叔,经过了死亡就是桃花抑或是黑暗?叔,我哭了。看到桃花我哭了。你还记得那个故事吗?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座城,城中有你、有我、有他,有别人。城中的人一直在等着桃树开花,告诉自己桃花开了,那个人就回来了。殊不知,城中的桃树从来不开花。因为这座城的名字叫伤城。可是,今年城里的桃花开了,那么,我的那个他呢?会回来吗?

叔,此刻我正在路上,回学校的路上。叔,路上有马达的轰鸣,有尘世的喧嚣。路上,有山、有水、有桃花、有梨花……路上,我还经过了五座衔接彼岸的大桥。叔,我回学校了,我仍执着于现世的安好与温暖。那里有散落一地的玉兰花瓣,那里有阴森恐怖的水杉林,那里还有一个等我的人……

叔,能否借用你的手穿过我手中的笔,让我描绘出前往校园的路途?叔,我在路上颠簸着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