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孤独而冷漠。我在这个夜里独自流泪,为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打开那扇隔着白天与黑夜的门,门内是动如脱兔般的白昼,门外是静若处子般的黑夜。扑面而来的冷风,想隔绝屋内浑浊的空气,拂走心头的忧伤。这种夜里,我喜欢靠在阳台望着远方,与夜为伴,心中涌动着不安分的诗句,“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 慢慢吟诵,梦见你当年的双眼/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思绪绵连向幽深的古典深处。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于是,我从红尘中走来,只为在人世间见你一面。如果说这一世你是那多情的李商隐,我便是道观中夜夜思你的宋华阳;如果说这一世你是那温润的纳兰容若,我便是荷塘边悄悄望你的卢小名;如果说这一世你是那忧伤的仓央嘉措,我便是石崖上默默想你的玛吉阿米。如果说你是我们注定相逢又注定分离,这几世的纠葛与纷扰只为书写我们最原始的爱情。

爱情-爱情-爱情,还是爱情(唯美散文)-续笔记自媒体

神女生涯原是梦,谁家的女子呵,让诗人这样深深地伤悲?隔了千年的时光,我仍看到李商隐那份等待的执着,在这寂寞的夜里冲破一层层的时光显现出来。他们相遇在画楼西畔桂堂东,只此一眼,注定了他们终身的漂泊。他们的爱情在等待中开始,在回忆里结束。一个是看破红尘的道人,一个是来愈合伤口的情郎,身份的差别注定了情路的坎坷。多年的等待之后,你是朝堂之上威风的侍郎,而我是看透俗事多年的道姑,你说,若是来世的我们再相逢,你可以是那巍峨的高山我是你山下淙淙流淌的小溪吗?

也许李商隐一直在等待吧?陶渊明有他采菊东篱的南山可隐,王维有他落桂花的辋川山可隐,李白有他吟诵青山的云梦山可隐,而李商隐,一生都在巴山夜雨中等待归期,等待着那个叫宋华阳的女子。不是不爱,而是爱不起。就算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又如何?小姑居处本无郎,一切都是美好的幻想罢了。封建的社会哪能说爱就爱啊?最后当此情可待成追忆之时,他才敢在诗中说这场尘埃落尽的爱情中,他爱上的那个女子,叫宋华阳。可他们的爱情早已到了水尽处,山穷时。这就是爱情吧?总有一方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在你们相见的桃花丛、梨树下,只为等待你的归来。

风雨消磨生死别,黄叶青苔路,踏着纷飞的落叶,在草色烟霞里仿佛看到那个着一袭白衣,身上带着淡淡梅香的男子负手而立在湖边,他脸上深深的悲痛是为了那个不在尘世的卢氏、他的妻子吗?她走了以后,他只是日日站在梅花树下,看着梅花凋零,碎了一地的心。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当初说好的一起相挽香山边呢?透过那斜阳,听着那溪水,他仿佛回到了新婚那夜,盖头下的她有着娇羞的容颜,接天莲叶无穷碧的荷塘,有她唱着江南可采莲的歌声在回荡。一切仿佛还在昨天,怎么一觉醒来,这满园的美色已面目全非了呢?你可知以后的八年,我都要在痛苦中度过?以后的八年,感情对我而言如同嚼蜡般无味呢?你终究是不知的。

“我是人间惆怅客。”这,或许是纳兰容若最真实的写照吧?繁华极致是凄凉,更何况是无趣的生活呢?幸好有卢氏一直陪伴他,了解他,可如今,她也走了,带走了纳兰所有的感情和牵挂。因此纳兰一直痛苦地沉湎于妻子卢氏的死亡中无法自拔。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就是爱情吧?爱情是痛苦的,痛的让人窒息。卢氏走后,容若仿佛在刹那间,芳华尽去。生死离别,终究太痛;爱的太深,终究太痛,更何况如容若这般多情和苦情呢?

爱情-爱情-爱情,还是爱情(唯美散文)-续笔记自媒体

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他在短短的二十四年中,做了十一年的活佛,当了三年的情人。后来他的爱情故事流传了六十多个国家,日夜传唱,生生不息。这一切,只为了那个还在理塘等待的姑娘---玛吉阿米。分隔两地的爱情,终究太过无奈和凄凉。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可是他见了,矜持如她,高傲如他,当矜持和高傲遇见,不需要任何言语便胜过一切。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从此之后,牵着你的手再也不会放开,我是活佛也好,喇嘛也罢,若下地狱我也无悔。他,只为这一个人抛弃了尊贵,舍弃了名利,只为生生世世牵着她的手,只为了能陪她走下去,直至地老和天荒。丛林中她狡黠的笑、庙会前她忧郁的眼神、雨夜中她深深的等待,从此便沉沦了。明知是魔却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仓央嘉措,若是三百年后的今天看到你那日的结局,你还会选择爱上那个从琼洁来的美丽姑娘吗?还会让仙鹤载着你的相思去赋予那位面容憔悴的姑娘吗?爱情终究太无奈。明知不可得却深深想念。明明相爱,却无法相守。那一日,青海湖、雪山下,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再也没有回来。既然此生不能与你携手共度,那么今世的爱恋和纠葛来世再续吧?让我们默然相爱、寂静欢喜吧。

这就是爱情,这就是等待着、痛苦着、无奈着的爱情。请原谅我不说一声再会,而在最深最深的角落里,试着将你藏起,藏到任何人任何岁月也无法触及的距离。这一世你为我写下华美的诗篇,这一世你为我尝尽孤独,这一世你为我抛弃所有,而我能做的也仅仅只有生生世世在原地等着你而已。地转天旋千万劫,人间只此一回逢。当时何似莫匆匆。

也许是古典的深邃早已濡湿了我敏感而丰富的心,在清寒的夜里我思绪翩跹,分不清现实与梦幻,在星辰繁密的苍穹间不能自已。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也在这种孤独而冷漠的夜里,我第一次爱上了一个男孩,听着窗外的雨打芭蕉,如闲敲棋子,偷偷一个人在夜里孤独地沉思,疯狂地念想。而如今,我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女孩,他亦不是我心目中完美的王子。于是我不再想念。因为夜会给我无穷的欢乐,我不该再寂寞;同时夜也给了我无穷的启示,它告诉我那并不是爱情。于是夜挥一挥手,在夜空中洒出了无数的小星星,想为我散去心中的伤痛,还我新生的纯真。寂寞的夜啊,你告诉我红尘之中,总有那么一个人一直在等我,而那只是我年轻无知时的一场意外,于是我学着释然。

当我读到“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时潸然泪下。我哭得那么痛,那么淋漓,这纷扰的爱情该会何时停息?我感伤的是有缘相遇却无缘相爱的感情,我感伤的是今生今世的你再也遇不到如斯风华绝代的他,那么今生的你如何独自度过?是不是红尘只中有些人只是来迟了那么一小步,就错过了一辈子?也许每一个人心底都有一座伤城,伤城中有着忧伤的旋律。伤城中你在这里,我在那里。有些人一直在等待,据说城中的桃花开了那个人就会回来,殊不知,城里的桃花永远不会开。此刻的夜晚是安静的,只有寒冷的夜风还在不厌其烦地吹拂。粗鲁地吹过我的头发,吹过我的脸颊,吹干了那滴未曾落下的眼泪,也试图吹走那萦绕在心中不知名的忧伤。这种感觉很好,我喜欢看在风中飞舞着的长发,我喜欢以微笑的姿势抬头望向夜空。我不伤感,我不明白为什么总有这种若隐若现的情感,可能多情如我吧?多情的我,遇到无情的夜,今夜的我才分外伤感吧?也正是因为有夜在,我不该如此伤感,至少还有它一如既往地陪着我。

爱情-爱情-爱情,还是爱情(唯美散文)-续笔记自媒体

夜晚是最好沉思的时间,望向那浩瀚无际的夜空,我不会像白天那般茫然无措。夜是最好的陪伴者亦是最好的领导者。在夜里,我静静思考,思考着我将来的人生将来的路,整理着这几天的情绪。同时也迷惘着,彷徨着为何我总是在错过?记得多少次的泪眼迷茫,多少次握紧拳头告诉自己不能放弃,当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时候,我才发现,黑夜中的我可以如此坚强,只是这种坚强,谁人懂?我问夜,你是否孤独?是否寂寞?是否会如我般感伤和彷徨?等待了许久,唯有远方的一阵狗吠与我遥相呼应,也会答案就洇湮在浓稠的夜色中。

夜的这边是钢筋水泥机械的世界,夜的那头是灯红酒绿奢靡的生活。夜色朦胧,施工场的大理石整齐排放着,却也在此刻在夜色中更添一缕冰冷,仿佛失去了生气的士兵还在黑夜中守护着这个破败的战场。远处,是霓虹闪烁的城市,灯红酒绿,尽显繁华。只是当这繁华落尽之时,还能看到什么呢?而我存在于这破败和繁华之间,思不得,想不得,动不得。我突然怀念稽山脚下的夜晚了,那时,一抬头便可与大禹对话,一难过便可看那烟雨飘摇之中的远山。到如今,我的面前只剩下冰冷的黑夜、冰冷的建筑群,唯一提醒我的是不远处的万盏灯火,原来这里的夜,也是可以热闹的。只是不知那万盏灯火中是否有一盏为我而留?我们都在这样的黑夜下生存着,喘息着。黑夜给了我无尽的幻想,而我,也耽于幻想。幻想着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幻想着某一年,某一月,某一天……

罢了,罢了!得不到也好,思念也罢,孤独也无妨。此时与夜相伴,至少还有唯美的爱情故事可以想象,李义山把情愫深深埋进了“无题”两字之中,让后人费思量;容若的情感在塞外凄凉空旷之外,对峙着一份绵绵柔情;仓央嘉措用活佛的圣位,换取一种无比纯洁的爱情。我想我不该伤感、不该寂寞、不该彷徨:“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逝去的爱,如今已步上高山/在密密星群里埋藏它的赧颜 。”寒夜寒夜,一半因风吹散。我推门而入,夜色中噙着的泪水却倾流而下,滑过脸庞悄然滴落。

文字/有我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