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首歌心酸 NJ老夏(情感故事)-续笔记自媒体

 

把另一个人的名字纹在身上的人,未见得就更深情。而那些嘲笑这样去做的人,也通达不到哪里去。

 

他们俩最好的时候,李先生曾说要把温小姐的名字纹在自己身上,为此两人还讨论到底纹在哪,纹什么图样。讨论到最后的结果是,温小姐忽然说,还是算了吧,不纹了。李先生问,为什么?温小姐说,你看,下雪了。然后李先生就忘记继续问下去,温小姐也没有再讲,直到有一天,这件事连同他们两人的分开,就像那天的雪,终于融化不见。

 

看过清晨,看过日暮;看过新叶出芽,看过枯黄满地;看过大风,看过落雨,还看过雪;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假装将四时风景都看透呢,而人间四季分明就有一辈子的感觉那么久。温小姐想,至少在她心里算是有过天长地久了。遗憾的是,口慢于心,她还来不及对李先生讲。温小姐也会反省,迟钝这件事该怎么破,许许多多的来不及让回首过往的每一个瞬间,都显得遗憾太多。明明是爱你的啊,却潦草地离散。

 

后来有新的雨水,新的雪,温小姐也听说李先生有了新的人。再见面时,这才发觉,原来分开的时间比在一起还长。这算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吗?温小姐心里过了遍稿,不过按下没讲。倒是李先生先亮出自己胳膊上的新纹身,这姑娘的名字不错,纹的字体也漂亮。“你还记得……?”温小姐心里又过了遍稿,这句式不好,算了还是不要讲。“餐厅好热,你不用把围巾解了么?”李先生礼貌地问。“还好,我不热”不仅没解,温小姐似乎又围紧实了些。

 

浴室里的热气氤氲了镜子,温小姐用手抹掉雾珠。她解开围巾,从镜子里看,字是反的,青黑字的周边,微微发红的印迹还没有褪去。纹在锁骨上是很疼的,纹身师傅提醒过温小姐。指尖缘着字,依笔画描了个边,还好,最疼的时候已经过去了。那天纹身师傅动手前,最后问了温小姐一句,“有很多人纹了伴侣的名字,分手以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你真的想好了?”温小姐点点头,心说,不会的,因为我们已经分手了。

 

又到下雪的时候,温小姐忍不住想,如果那天不是因为有雪,她会不会解释为什么不要李先生去纹身?只是好像都不重要了。不过总还像有团浓雾锁在喉咙里,不吐不快一样。所以她偶尔会自言自语地说,“因为会疼啊,因为怕你会后悔。”

 

那天纹身店里放了一首歌,听完最后一句时,温小姐留下了一滴眼泪。会很疼,纹身师傅已经提醒过她。

 

它来自林宥嘉《心酸》

 

 

●○○●○○●○

电台节目

这一首歌心酸 NJ老夏(情感故事)-续笔记自媒体
00:00/00:00
本期主播:NJ老夏
更多情感文章电台节目情感故事,请继续关注续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