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能如此熟悉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随笔杂志)-续笔记自媒体

 

今天坐公车回来的时候人很多(什么时候人不多!挤得我腹肌都要出来了!) 汽车到达某站之时,车门略微夹到了一个大妈的背,大妈一直说:“司机哎呦你夹到我的背了,你叫我站哪里啊!人那么多,我背很痛啊...痛我才说,不痛我是不会说的,别开门啊!你叫我站哪里!站哪里!!!”

司机很无语:“到站了就得开门啊!”

司机接着说:“那要不你站我位置”

大妈呵斥道:“你搞siao吗?你不开车我怎么腾飞起来!”顿时间全车人都被逗笑了,之后大妈一直絮絮叨叨说着背痛..我要找你负责...巴拉巴拉搞得车社上人都很不爽(我还要享受腾飞的说)。

一个大叔冒声说:“你和司机吵什么架!我们全部人都在车上,你还和他吵架!”全车二次哄笑。

旁边阿姨说:“你没位置站,来来来我位置让给你坐好吧?”全车再次哄笑,大妈就愤愤下车了。

 

我竟能如此熟悉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随笔杂志)-续笔记自媒体

陌生的城市

我突然发现,欸...为什么我竟然全都听懂了,为什么我全程都跟着很欢快跟着节奏笑了?那时候我很惶恐(旁边的座位空出来了我都没坐!)。当我都不用看指示牌就知道坐74路是螃蟹岬A2出口,从火车站地铁下车A出口有回学校的公车,还只能在里面站台坐,74路在后面901在前面。

当我吃过的东西越来越多,去过的地方越来越多,走过的路就越来越明晰。当我慢慢开始熟悉一个陌生城市的时候,其实我觉得这好像是件...非常可怕的事。可能因为有太多次走错路、坐错车, 在火车站、地下通道怎么就是出不来,也找不到过街通道,甚至差点不知道怎么回学校。也可能是因为我总觉得,我所在的城市像我的故乡。

我甚至连绍兴那条街是什么名字都喊不出来,我怎么能如此熟悉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呢。

 

文/丁文尔